库克谈2030年的苹果和今天差不多还是做最好的产品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近日开始了他的亚洲之行,目前到达泰国。在当地接受采访时库克也聊到了对苹果公司以及苹果产品未来的期待,一起来看一下。

此前,旅游酒店业通常被认为是典型的通过线下场景来实现的行业。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携程开始往“线上经济”的方向发力,于2月19日推出“云旅游”,宅在家中也能看到国内外的各色风景,并计划在近期进一步尝试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

公司现金流方面,梁建章同时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而对于携程是否回港上市,梁建章则未给予回应。

携程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著名的人口学家梁建章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给旅游业以及携程带来的又一次风浪?携程将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此次疫情与非典时期又有何异同?一直研究人口问题的梁建章又是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就上述问题,梁建章与腾讯财经进行了深入探讨与分析。

不过,在梁建章看来,也无需对现状过于悲观。综合研判宏观部门和各方面的信息,如果疫情在一季度得到控制,二季度GDP 会步入恢复期;如果疫情冲击经济持续到上半年,国民经济将从第三季度开始恢复增长。梁建章表示,不管是哪种情况,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除了携程创始人之外,梁建章有另一个同样耀眼的身份——人口专家。他最近发表了多篇文章,从经济的角度谈论防疫措施,提出:一刀切式的隔离对于经济伤害非常大,并且终会以某种方式影响人均寿命。

而对于现金流、机酒业务、退款订单数量及占比、以及广告收入等具体数据,由于携程将在3月19日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和2020年预期,目前处于财报静默期,未能给予回答。腾讯证券根据携程最新发布的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携程现金、短期投资及持有至到期的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余额折合人民币大约6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行业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冲击,纷纷在线上下功夫。例如地产企业有云看房、租房,携程也在这方面采取了措施。

梁建章提到,退订潮给整个行业都带来了非常大的资金压力,对中小企业的冲击更强。当下生产和服务行业处于半瘫痪状态,虽然近期的疫情防治形势已逐步好转,但仍有很多企业迟迟不能完全复工。同时,消费信心还有待恢复。

疫情对于旅游业的影响是全产业链的。航空公司、大型酒店集团、龙头OTA平台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相较之下,中介供应商的体量要小很多。

“以上海为例,本来政府层面的要求是重点地区(比如湖北)来沪人员应隔离14天不得外出,但具体落实到基层时,很多小区就要求只要是从外地甚至外国返回的人员,一律需要在家自我隔离14天,这让许多居民不得不放弃正常的异地出行。

当前社会面临着开工严重不足的情况,因为很多工人都在春节过后刚刚返程,强制隔离14天的政策,就意味着劳动力缺口至少在两周内无法得到填补。与之情况类似的,还有一系列急需生产当下紧要物资的企业。对于难以实施“居家办公”的传统制造业来说,隔离政策目前就是恢复产能的最大障碍。“

梁建章提到,要避免KPI式隔离政策带来的负作用,最根本的办法是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场所的风险高低从顶层设计一套执行标准,在疫情防控与恢复正常社会秩序之间寻找到平衡点。

库克表示,苹果一直致力于做最好的能丰富人们的生活的产品。同时苹果致力于做出好的产品,如果产品是最好的但对丰富人们生活无益,苹果也不会做。现在苹果的体量比以前大很多,能做的也更多,但苹果的产品向来是量少但都做精做好,因为顾客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了苹果。

谈到疫情对于旅游业和宏观经历的影响,梁建章预计,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疫情产生的全年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带来的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梁建章认为,在这一思路下,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长问题就需要重新思考。建议可以将非重点疫情地区外来人员的隔离时间从14天降为7天,风险可下降70%至90%,同时明显降低对于经济和生活的影响。国内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已经可以提供本人“14天内到访地查询”服务。可以帮助有关部门提高对流动人员行程查验的效率,对重点人群进行排查,实施精准防控,特别是有助于做好当前形势下的复工复产。

对中小旅游企业的影响?

如何看待此次疫情对于旅游业以及宏观经济的影响?

在采访中,梁建章提到,旅行行业的韧性是非常强的,不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

库克也对10年后的苹果公司做出了展望,他认为十年后的苹果和今天差不多,仍在做最好的产品来丰富人们的生活,或许产品会变化,有新的产品等,但核心还是提供软硬件服务。

与非典时期有何不同?

除了隔离政策,一些小区还推出了临时通行证、出入证和宵禁等措施,类似情况也正在各地工业园区中出现,阻断了正常的人员流动,摊薄了基层防疫资源并且也让基层防疫人员承受着高压。

梁建章明确表示,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梁建章认为,这场疫情对于全球旅游业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截至目前,仅携程平台就已取消了数百万出行订单。据他预计,短期来看,疫情期间旅游业的损失或超万亿;全年来看,影响或将达到全国GDP的10%左右,损失或将超十万亿。

疫情之后的旅游业会更好吗?

梁建章提到,裁员和降薪不会是携程应对危机的第一选择。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将依靠健康的财务状况和金融能力度过这段时期。

作为人口学家的梁建章,如何看待当前的隔离政策?

比如,《隔离的经济账》一文从人均寿命角度看防疫措施,提到如果对每一个流感的人(也就是10%的人口)都隔离14天的话,仅这些人就会损失1%的GDP。1%看似不多,然而这一数字背后,是餐饮、零售、旅游等行业的巨大牺牲,也是基础设施的倒退。

按非典的经验数据判断,乐观预计:行业最早在“五一”假期就能够迎来第一个复苏节点,接下来还有暑期、“十一”黄金周。2003年6月底非典结束,7月全球旅游市场就迎来了第一次复苏:当时携程机票订单成交量同比增长200%,环比增加82%,比非典前的那个月增长了31%;10月,国内迎来第一个黄金周,数据同比增长200%。第二年“五一”黄金周井喷式增长,全国旅游收入和人数在2004年创下了历史新高:11亿出游人数,4000多亿元旅游总收入。

同时梁建章也表示,身处此次疫情受灾最严重的旅游行业,非常欢迎和感谢国家相关部门有相应政策能够给予资金支持。

参考非典的情况,疫情之后旅游行业或许会重新迎来井喷。但在这之前,如何应对业务停摆和资金断流的情况,各方面都在考验企业自身的综合实力。

梁建章在采访中表示,当前某些隔离政策更多是从当地自身的指标(“KPI”)考核角度出发,忽略了对实际情况的考量。当“KPI”分包到各地基层时,隔离政策可能会被层层加码。

“非典之后的携程会更好”,是当时携程内部最重要的口号。不过此次,梁建章表示,新冠肺炎和2003年非典疫情相似度很高,但2019年的经济环境,文旅产业规模、发展水平与2003年已然大相径庭,2019年服务业占GDP份额已经过半,所以无论从体量上还是比例上,再加上叠加春节时点、世卫组织列入PHEIC、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以服务性经济为代表的文旅产业受到此次疫情的影响会高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

携程相对于中小旅游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高,因此推出了“同袍计划”以扶持中小企业,包括10项具体措施,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重点从流量、佣金、结算周期这些方面扶持平台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