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VS谷歌IaaS领域的战争

亚马逊VS谷歌:IaaS的战争

近年来,中国越来越重视塑造自己“文化大国”的地位,中国高校对国际生源的吸引力越来越大,教育部门因势利导提出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化战略,鼓励有条件的高校招收国际学生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留学生,既有利扩大中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影响力,也能彰显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国际责任。

你是怎么看待这场竞争孰优孰劣?

7. free cash flow: 自由现金流,一种企业价值评估的新概念、理论、方法和体系 8. Gartner: 一家信息技术研究和分析的公司 9. AWS:亚马逊提供的一套云计算服务

(其他)值得注意的竞争者包括Microsoft,Rackspcae,Apple,IBM,HP,EMC,这里的”值得注意”指的更多的是他们的竞争潜力而不是在现有市场的竞争力。

“吸睛”之处在于强劲动能。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考,尽管暂时遭遇风浪,但是中国经济巨轮有足够的底气劈波斩浪,行稳致远,在高质量发展航道上继续稳健前行。伴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中国经济新的优势正加快形成,新的增长点竞相涌现,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结构调整的新动力,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澎湃动力,为应对各种挑战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过去一年,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明显,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4%,快于规模以上工业2.7个百分点;服务机器人产量比上年增长38.9%;网络新势力加速形成,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比上年增长19.5%,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达20.7%。

6. PP&E: 公司拥有的房地产、厂房及设备设施

事实上,大学清退不合格学生,已不新鲜。此前,广州大学也曾对未完成学业的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西南交通大学、合肥工业大学也发布了类似通知,退学对象也多为“超期未毕业”的研究生。

Gartner公司最近预测AWS服务提供了相比于其他的云服务商总和的5倍计算容量利用率。

两家企业的利润每年都在快速增长,Amazon的季度利润增幅达22.8%,Google的则达19.10%。两家企业每年都花费数以亿计的金钱在研发上和云服务的地方、厂房和设备(即固定资产)部分。

关键在于:Amazon注定在这场比赛中失败。他们的批发商模式和先动优势意味着,为了基于规模和服务的长期的获利,他们会继续加强在实体方面的领先地位。

Amazon通过向企业和消费者销售产品来赚钱。他的财务策略建立在自由现金流的基础上,这部分现金流少于其在固定资产上的投入-这种策略在经济上是保守的,在公司的战略远景上是激进的。

3.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消费者通过Internet 可以从完善的计算机基础设施获得服务。

近日,武汉大学92名留学生因成绩不合格、违反校纪被清退的新闻,引发关注。

“吸睛”之处在于光明前景。全面、辩证、长远地看,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全球供应链重要枢纽,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和对外直接投资国,中国经济韧性强劲,内需空间广阔,产业基础雄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迈上1万美元台阶,中等收入群体规模超过4亿人,是全球最具成长性的消费市场。综合起来看,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疫情的冲击是短期的、总体上是可控的。而这不仅仅是中国人民的坚定信心,也是国际观察人士的普遍共识:随着员工回得来、原料供得上、产品出得去逐步实现,中国经济运行一定能够尽快恢复活力。(罗建华)

5. SEC: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

作为云服务的购买者,你要审视两个主要的竞争者,Amazon和Google。不像其他主要资本密集型产业里的竞争者,这两家企业的商业模式截然不同。

Google通过向广告商出售用户信息使其的最大化利润和有效化传播来赚钱。这种模式很有效,并且使Google的广告收益利润大增,也为大量的、诸如Google Apps,Gmail和Android一类的、支持消费者参与的服务和诸如self-driving cars(无需驾驶的汽车),FTTH(光纤到户),GoogleGlass一类的,涉及数据分享的近乎”不可能”的项目提供了资金。

□王天定(大学教授)

Amazon的成功反应了批发商心态。他们的利润率微薄,占其781.2亿利润的0.38%,而Google的利润率惊人,占其622.9亿利润的20.91%。(所有数据来自2013 SEC的年度企业年报)

Google姗姗来迟,于2012年参与到IaaS的战争中,但是他们最近为了和Amazon竞争下调了价格,预示着一个新的竞争店。比如Amazon,他们已经成为了横向扩展的创新者并拥有了巨量的内部计算力的基础设施。

但在此过程中,确有少数高校片面追求留学生数量,却由于管理及培养力量不足、办学经验匮乏,在留学生教育方面走了不少弯路,很多学校对留学生疏于管理,衍生出种种问题,更有甚者,在培养质量上降格以求,也给公众留下了差别化对待之感。

2. Google:美国的跨国科技企业,致力于互联网搜索、云计算、广告技术等领域.

Amazon创造了属于批发商的IaaS服务模式。而相比之下,Google在IaaS模式上略显劣势,他们的精力主要放在SaaS服务模式上。

“吸睛”之处在于过硬实力。过去一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4.4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0276美元,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30%左右,持续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综合来看,在世界经济增长趋缓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巨轮坚定前行,高质量发展蹄疾步稳,既有经济总量的迈进,又有经济质量的提升,充分彰显了中国经济稳定向好的基本面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也充分展示了大国经济持续发展的韧性、潜力和活力。在抗疫的关键时刻,这份优秀成绩单不仅为我们战胜疫情注入了强大动力,也为我们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增添了底气,坚定了信心。

不论是针对不合格研究生,还是清退92名留学生,都说明对学生的学习过程性评价和淘汰机制正越来越严格,也渐成常态。这也呼应了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趋势:早在2018年9月,教育部就曾发文要求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今年10月12日,教育部再发意见,明确指出要提升高校学业挑战度,严把考试毕业出口,严格教育教学管理。

此事之所以广受关注,主要是因为这次处理的对象是留学生。这也释放出明确信号:中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绝不会走以数量牺牲质量、在培养质量上降格以求的歪路。因此,此次清退行为,是大学“严进严出”的体现,也表明高校愈发注重留学生的培养和学习质量。

据报道,被清退的留学生涉及十多个国家,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进修生,主要是因为成绩上不去、违反校纪,还有人不按规定缴纳学费。这批学生早在1年前就被提出警告,反复沟通、做工作都无效,才做出清退处理。

Google做出的努力只是其众多相互竞争的项目中的一个,但是这个项目被Google相比于Amazon更高的赢利和更深的技术底蕴支持着。但是还不确定的是,Google提供云服务是不是其”集成全球范围的信息”这一使命的核心。他们的精英和销售队伍也不太可能把他们的客户技能转移到IaaS领域上。

Google是一家广告公司。他们依赖于通过分析客户信息来向数百万家公司提供高利润的定向广告服务。

这对少许在大学里“挂名学生”混日子的留学生来说,也是一种警醒:大学里不是“躲清闲”的地方,不要等到被清退时才后悔莫及。

留学生漂洋过海、跨越千山万水到中国来,在生活上给予力所能及的照顾、在学业上提供合理帮助,比如通过多种方式,让他们有机会更多了解中国社会文化,有机会在参与社会生活中灵活自如地学会地道汉语,通过多种途径对他们进行课外学业指导,这都无可厚非。但这一切的目的,是要让他们能够跟上教学进度、顺利完成学业,而不是仅仅因其留学生身份就给予其“最惠待遇”。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缘何会如此“吸睛”,令国际社会普遍看好?其主要看点在于过硬实力、强劲动能、澎湃活力、光明前景。

“吸睛”之处在于澎湃活力。放眼现实,虽然疫情对当前经济特别是对交通运输、文化旅游、酒店餐饮和影视娱乐等服务消费造成了一定影响,但与数字经济有关的商业模式却展现出独特优势。除了传统零售业与“互联网+”实现融合发展,在线教育、在线医疗、远程办公等一系列“云端经济”发展也在提速,成为我国新经济不断发展壮大的生动写照。恰如一些国际观察人士所表示的,中国全民抗疫带火了“宅经济”与“云生活”,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业态新模式逆势成长,不仅顺应了民生需要,释放出新兴消费潜力,还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开拓了新空间。为抗击疫情,中国正在加大试剂、药品、疫苗研发支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医疗设备、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可以预期,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发展将迸发更多活力。

在培养质量上对中外学生一视同仁,能体现教育最基本的公正公平原则,更重要的,这直接事关中国高等教育的尊严与国际公信力——中国的高等教育也是负责任的教育,中国的高校是学术的圣殿,不是混文凭者的天堂。

Amazon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批发商,他们依赖于向数百万的消费者薄利多销。

只要我们在国安局的朋友们不破坏美国IaaS服务领域的竞争性,这就是一个大部分企业会遇到的问题。如果他们破坏了,那就是一个严重而悲伤的问题了。

1. Amazon:美国最大的网络电子商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类似案例不同,此次被武汉大学清退的主要是留学生,且有92名之多。这也说明,高校中的学生培养“严进严出”,也在遵循“趋同化管理”的原则。

上文所说的都意味着什么呢?当Amazon只有微薄的毛利润时,他们的自由现金流模式意味着他们在为未来做远期投资,这对一个想做长期云服务提供商的企业来说是件好事。他们加速销售,同时为云服务的消费者提供帮助,后者是Amazon一直以来不擅长的领域。